熱點頻道 > 正文

深圳1566萬律師費案:病重民工無錢治“望錢興嘆”
2015-07-20 14:44:13   豫聞網   評論:0

  深圳700余農民工工資被拖17年,幾經波折官司終于贏了。但是,又出現“案中案”:農民工原解聘律師申請法院凍結相關款項,并索要1200萬元天價律師費,后又增至1566萬元。

  “深圳1566萬天價律師費”案又生“意外”

  原北京市經緯(深圳)律師事務所律師(下稱經緯律師所,已于2014年10月20日被注銷)、現任上海君悅(深圳)律師事務所(下稱君悅律師所)律師潘建輝及君悅律師所,屢屢“刁難”已拖欠17年的700余名農民工工資至今不能解凍,導致其中一名病重農民工無錢治療,而陷入等死的境地。

  據稱,現年62歲的農民工陳上金系上述案件700多名農民工之一,早年曾靠廣大工友籌資十幾萬做過胃開刀手術,但也從此落下病根,以至于身體每況日下。本想著能拿到等了17年的勞工費徹底把病根治好,卻不料因為潘建輝及君悅律師所申請凍結,而使他陷入等死境地:2015年4月,陳上金再次被送入湛江農墾醫院,結果查出肝結石和膽結石。老病加新病,陳上金,已走投無路,雖然知道銀行里有錢,但他也只能“望錢興嘆”,而任由身體遭受愈來愈嚴重的損傷,甚至看著生命之花逐漸凋零。“這些家伙簡直就是流氓!”提起被凍結在銀行里的血汗錢,當年的那批農民工就氣不打一出。“看到陳上金每天被病痛折磨得不成樣子,我們是真的心疼,但我們又沒辦法。到現在17年多了,我們還沒拿到一分錢,哪還有能力來幫助他呀?”和陳上金熟悉的工友說。

  

\

 

  2015年2月11日,中央電視臺報道截圖(背景圖片第一排左一為陳上金)

  

\

 

  病重正在醫院無錢治療的陳上金。

  “我們就想著那1000多萬血汗錢能早日下來,這樣不僅我們日子都能好過點,陳上金也有救了,誰知道他們使卑劣手段,硬是讓法院把我們的血汗錢給扣著了!”一農民工說。

  被農民工“咬牙切齒”的律師究竟是何許人?讓我們再次回顧一下這場農民工與原代理律師之間的恩恩怨怨。

  “你們放心,我有關系,三個月就給你們把案子判下來!”

  2009年,該批農民工代表陳永進經人介紹認識了時任經緯律師所律師的潘建輝。潘稱,他和福田區法院黃漢勝副院長是鄰居和世交關系,在市政法委也有人,只要他代理此案,三個月就能讓法院判下來。受了潘的蒙蔽,加上討錢心切,陳永進輕信了潘的“許諾”,于2009年8月6日和他簽訂了《委托代理合同》,潘由此成為該討薪案代理律師。2009年12月8日,在陳永進的努力下,原為700余名農民工的“東家”——深圳市建筑工程公司再次與經緯律師所簽訂《委托代理合同》,并在合同第七條約定:乙方(經緯律師所)利用自己的專業及資源,促使本案在簽訂本合同后九個月內作出一審判決。但是,直到2011年6月,該案件還毫無進展。在潘的游下,2011年6月28日,深圳市建筑工程公司再次與經緯律師所簽訂《委托代理合同》,但潘玩起了文字花樣,將合同第七條改為“乙方(經緯律師所)利用自己的專業及資源,促使本案在近期調解或法院開庭審理”,其它內容不變。

  但就這個“近期”也是“近”得“遙遠”——直到2013年12月,該案依然毫無實質性進展。為此,陳永進向潘提出解除《代理合同》,而潘則提出,要解除合同可以,但“代理”該案四年,每年要補償20萬元(共80萬元)才同意解除《合同》。鑒于潘代理該案四年無實質性幫助,而如不解除與他的合同又無法重新選擇代理律師,陳永進迫于無奈,便答應了潘的“無理要求”,并于2013年11月和他簽訂了一個《補充協議》。該《協議》大意是“解除前面的2份《合同》,終止代理事務,補償對方80萬元”。為穩妥起見,12月16日,陳永進還及時把解除潘代理權的報告送到了深圳市福田法院。

  至此,潘原承諾的“三個月讓案子判下來”鬧劇歷經四年之多,終于落下可笑的帷幕。而在陳永進等人的不斷上書和新聞媒介尤其是中央媒體的曝光支持下,2013年23日,久盼了10多年的700余名農民工終于等來了法院的一審判決。2014年12月8日,二審《判決書》也下達,拖欠了17年的農民工的血汗錢眼看就能“苦盡甘來”。

  但誰也沒想到,一個天價律師費糾紛,再次讓等了17年之久的700余名農民工再次陷入無望的深淵……

  “繼續合作,給我1200萬!”

  2014年12月8日,二審《判決書》下達,要求有關單位支付拖欠了17年之久的700余名農民工工資2600多萬元。700余名農民工雀躍不已,為著就等的公正。善良的農民工沒忘記自己之前“80萬”代理費的承諾,并于2015年2月6日通知潘建輝來領取那80萬補償金,潘卻以出差為由避而不見。他們萬萬沒想到,一個“驚天陰謀”,正在醞釀和實施之中……

  2015年2月3日,潘耀輝及其所在的君悅律師所向深圳市福田法院遞交《仲裁申請書》:請求裁決深圳建筑公司繼續履行與申請人于2011年6月28日簽訂的《委托代理合同》,并支付律師費用1200萬元等。

  而這次福田法院的辦事效率卻出奇地高:僅10天時間,該法院就做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裁定:同意君悅律師所的仲裁申請。迅即,該法院通過查封、扣押和凍結等方式,不僅凍結了其名下價值1200萬元的財產,還先后封了深圳市建筑工程公司名下幾個銀行賬號,導致該企業正常金融業務頓時陷入停滯狀態,使企業根本無法正常運營!“我們跑了17年才跑出個結果來,人家10天就可以把你‘打倒’!這是什么世道?”提起福田法院的裁定,大家都義憤填膺,紛紛指責福田法院“徇私枉法”,根本不顧及法律的莊嚴和正義。

  但事情還未結束。2015年5月7日,君悅律師事務所向深圳仲裁委員會遞交《變更仲裁請求申請書》,并將律師費上升至1566萬元。“他們動動嘴皮子,跑跑路子,就可以輕松掙到1000多萬元。我們累死累活,700多人才掙到還是看不見的2000多萬元,這是什么社會?”多名農民工表示了嚴重的不解。

  “告他!討還法律的正義!”

  善良樸實的農民工終于憤怒了:4月起,他們憤然先后向廣東省司法廳、深圳市司法局和深圳律師協會等部門投訴,控告潘建輝的相關“違法違規行為”。但讓大家又一次沒想到的是:5月4日,深圳市律師協會下發深律紀字〔2015〕048號《深圳市律師協會投訴案件中止審議通知書》。又因此又陷停頓:按照“慣例”,律師協會的調查要等到仲裁委的裁決下來后才能進行。

  7月13日、14日,陳永進等農民工到中華全國總工會、司法部、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國家信訪局等部門求助和反映該案。

  

\

 

  中華全國總工會給陳永進出示的《告知單》。

  而700多名農民工,又還要等多久?一個亟盼救治的生命又還能撐多久?大家都不知道……

責任編輯:xuejun  來自:豫聞網綜合

相關熱詞搜索:深圳 民工 律師

上一篇:飛鶴奶粉盡心做好每一步,給予媽媽和寶寶幸福的承諾
下一篇:深度追蹤:云南怒江張寧春故意傷害罪案件疑點

分享到: 收藏
千斤顶或更好1手APP